页面载入中...

外逃18年归案 中国警方首次从澳遣返经济犯罪嫌犯

  8、《火星编年史》

  布拉德伯里著

  刘慈欣:“因为布拉德伯里的科幻小说,与这个阿西莫夫也好,克拉克也好差别相当大,它是一种很文学化的科幻很诗意的科幻,不是那种我们所说的硬科幻,其中技术因素并不多,但写的很富有诗意。”

  内容介绍:世纪之交,地球上矛盾重重、危机四伏,火星成为人类最后的希望。虽然前三批火星探险者都死于掌握神奇力量的火星人之手,但不屈不挠的人类终究还是得以在火星上安身立命。火星人销声匿迹,火星俨然成了另一个地球。……布拉德伯里以诗人般清秀隽永的笔触,渲染出一幅盛极而衰的火星文明图景,读来让人不胜唏嘘。

  弱水萍飘,莲台叶聚,卅年心事凭谁诉?剑光刀影烛摇红,禅心未许沾泥絮。  绛草凝珠,昙花隔雾,江湖儿女缘多误。前尘回首不胜情,龙争虎斗京华暮。

  “临时任务”欲罢不能写《龙虎斗京华》时,我本以为这是“趁热闹”的“临时任务”,最多写一年半载,就不会再写了,没想到欲罢不能,这一写就是三十年。“卅年心事凭谁诉”倒似是“封刀”时的作者自咏了。

  好,那就诉一诉三十年来的甘苦吧。

  武侠小说一向被排斥于“正统文艺”之外,“难登大雅之堂”。八十年代之前的大陆,更是将武侠小说列为“禁区”。我写武侠小说之后,甚至有朋友带着惋惜的口吻和我说:“唉,你怎么写起武侠小说来呢?”在这里且撇开“好”“坏”的问题不谈,因为文学意义上的好坏,是另一回事。且谈一谈“难”“易”的问题吧。其实,写武侠小说需要多方面的知识,如果认真去写,恐怕要比写“正统”的“文艺小说”更难。写以现代人为主角的文艺小说,不一定需要懂得中国的历史,写武侠小说就不行。

admin
外逃18年归案 中国警方首次从澳遣返经济犯罪嫌犯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