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沦为师叔们的炉鼎】新华时评:别让危机泯灭了人性

沦为师叔们的炉鼎

  随着反对声不时出现,即使更多人跟我一样,把这种“偷拍”视为一种传播阅读之美的正能量,即使我转过身去假装听不到争议,我仍然没办法绕开这些反对声独自前行。这些反对声或许在网络上只占很小的比例,但是在我心里却始终是解不开的疙瘩。我因为无法确定隐私边界,有段时间常常想到放弃,我从没遭遇过这样的网络争议,心理也没有强大到一定要坚持自己,但当我看到网友伊夏的留言,我真是要哭了,她说,“是我见过比较节制比较柔情的地铁拍摄了,不曝光正脸,不打扰,很动人”。是啊,我从一开始拍就没想过要暴露读者的隐私。我自己很愿意以书会友,却也知道很多人在投入阅读一段文字的时候,并不想被人打扰,所以我始终选择只是观察,却从未打扰过任何一个被拍摄对象——即使那个我遇到过十几次的女孩,有很多次,我想跟她打声招呼,我始终没有这样做。这位网友的留言,完全击中了我,让我觉得即使遇到争议,还能被人理解。

  也有人安慰我:你并不做商业用途,拍摄初心始终没变,从“善”出发,问心无愧,那些反对的声音不必理会。是啊,且不说是否侵权,在拍下照片的那一刻,除了觉得美好,我确实没有更多想法。

  网友热心参与话题也是一种力量。豆瓣网友青石(应他要求放上豆瓣ID:46921322)根据我发的一张给人脸打了马赛克的图书封面模糊的照片,像侦探一样抽丝剥茧,给出详细的推断过程,最后推理出照片中人读的是《从晚清到民国》;

沦为师叔们的炉鼎

  虽然为这次发掘做了自认为足够充分的准备,但真正开始发掘后,由于领导的高度重视和社会的广泛关注,以至于每天都要准时汇报工作进展,这种有形和无形的压力,常常令人感到窒息。眼见着一天天挖出来的都是砂石而不见文物,当时内心的焦虑是无法形容的。渐渐的开始产生自我怀疑,是不是选错了工作地点?是不是用错了工作方法?直到一个月后——2017年2月5日,工地上经科学发掘出水了第一枚五十两银锭,至今还清晰记得锭面上镌刻着七个字“银五十两,匠张道”,我悬在空中的那颗心这才算落了地。

  发现大西王

  之后的考古发掘开始渐入佳境,各类文物不断出水,而且数量还不少,尤其是金银首饰,最多的时候每天有几百件。但有一个问题始终无法回避,发现的这批东西到底是不是张献忠的沉银?我们想到了要从文献中去寻找答案。

  清人彭遵泗在他的著作《蜀碧》中,关于张献忠沉银曾有过这样的记载:“献闻展兵势甚盛,大惧,率兵数十万,装金宝数千艘,顺流东下,与展决战。且欲乘势走楚,变姓名作巨商也。展闻,逆于彭山之江口,纵火大战,烧沉其舟。贼奔北,士卒辎重,丧亡几尽;复走还成都。展取所遗金宝以益军储。自是富强甲诸将。而至今居民时于江底获大鞘,其金银镌有各州邑名号。”这段历史记载中,“献”是张献忠,“展”指的是大明参将杨展。二人于彭山江口遭遇,张献忠战败沉船,船上所载大量金银也随之沉没。这批沉宝杨展曾经打捞过,周边的居民也曾经打捞过,而且当时打捞上来的银锭刻有各州县的名号,这与我们如今的考古发现相当契合,而且沉船的地点也对得上,但我们缺的是直接证据。什么证据最直接?有张献忠的名字当然最好,如果没有,退而求其次,能够发现关于大西政权的标记也成。然而就是这样的证据,又让我们足足等了一个月。2017年3月4日,第一枚刻有大西政权年号的银锭出水,除了年号外,银锭上面的文字甚至还记录了一位不见于历史记载的名叫毛致道的大西县令。流传了数百年的张献忠沉银传说,终于到了揭开面纱的一刻。

admin
【沦为师叔们的炉鼎】新华时评:别让危机泯灭了人性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