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善良的妻子】新京报:人均GDP首破1万美元 为经济发展立新目标 - 全文

善良的妻子

  “读你·名人”是围绕名家开展的文化访谈活动,其意义在于把高审美情趣,高艺术欣赏水准的文化享受更丰富、近距离地呈现给广大百姓。让百姓在日常的生活中,体味艺术文化带给生活的正能量和积极作用,树立乐观、积极的人生价值理念,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同时,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需求。

  现场的访谈环节中,主持人和史老师回忆了史老师年轻时学习绘画的过程,史老师年轻时非常勤奋也非常热爱绘画,如果老师要求每天画十幅速写,史老师幽默地说,自己能画三十幅。史老师特别感谢恩师的鼓励,恩师为了不打击他的积极性,不睡觉帮年轻的史老师点评画作。总结了这段经历,史老师谈到,勤奋是成功非常重要的条件之一,而天赋和幸运是辅助。在赏评画作过程中,史老师说,他的画作属于水墨重彩,结合了东西方的技法。在互动环节,观众通过微信群和史老师现场互动,问题层出,史老师一一解答,场面热烈。

  在现场作画环节,老师生动鲜活地讲述了绘画创作的过程,史老师先以一位老人为模特现场构思,速写,落笔,不多时,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跃然纸上。史老师边绘画边讲述技法,要注重绘画对象偶态的捕捉,在绘画有立体感的“型”时,落笔越干净利落,不要过多描摹,作品的质量就越高。史老师随后即兴创作了一位舞蹈的少女,也非常生动艳丽。

善良的妻子

  接下去我再说些轻松的。我先说了一个沉重的大屠杀纪念馆和一个悲惨的集中营的故事,此后是两个轻松的笑话和两个与我有关的故事,接着是这三个令人不安的故事。为了最后的轻松,我拜访了鲁迅和莎士比亚,这两位都是有时候沉重有时候轻松,毫无疑问,这两位都是知道人是什么的作家。

  鲁迅的《狂人日记》里的例子我在中国举过多次,莎士比亚的例子我也举过,现在再次举例是为了讲述一个我自己的经历。

  《狂人日记》里的那个精神失常者上来就说:“不然,那赵家的狗,何以看我两眼呢?我怕得有理。”我以前说过,鲁迅写一句话就让一个人物精神失常了,有些作家为了让笔下的人物精神失常写了几千字上万字,应该说是尽心尽力了,结果人物还是正常。再来举个莎士比亚的例子,他的《维洛那二绅士》里面有一出幕外戏,一个鼻青眼乌的人牵着一条狗走到舞台中央停下,开始埋怨狗:“唉,一条狗当着众人面前,一点不懂规矩,那可真糟糕!按道理说,要是以狗自命,做起什么事来都应当有几分狗聪明才对。可是它呢?倘不是我比它聪明几分,把它的过失认在自己身上,它早给人家吊死了。你们替我评评理看,它是不是自己找死?它在公爵食桌底下和三四条绅士模样的狗在一起,一下子就撒起尿来,满房间都是臊气。一位客人说:‘这是哪儿来的癞皮狗?’另外一个人说:‘赶掉它!赶掉它!’第三个人说:‘用鞭子把它抽出去!’公爵说:‘把它吊死了吧。’我闻惯了这种尿臊气,知道是克来勃干的事,连忙跑到打狗的人面前,说:‘朋友,您要打这狗吗?’他说:‘是的。’我说:‘那您可冤枉了它了,这尿是我撒的。’他就干脆把我打一顿赶了出来。天下有几个主人肯为他的仆人受这样的委屈?”

  鲁迅和莎士比亚描写精神失常的人物时,说话都是条理清楚,他们是通过话里表达出来的意思显示出这个人物已经失常的精神状态。不少作家描写精神失常的方式都是让人物说话语无伦次,而且中间还没有标点符号,这已经成套路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语言黑压压地摆在那里,这些作者以为用几页甚至十几页人物自己不知所云的说话就可以让读者感受到这个人物精神失常了,这只是作者的一厢情愿,如果读者感觉到有人精神失常的话,也不会认为是作品里的人物,而是怀疑这个作者精神失常了。

  


  据悉,中意两国将以此次文物返还为起点,借助“一带一路”的宽广平台,加强对话协商、政策协调、执法协助,在文化遗产保护的各领域开展全方位、多维度的合作,以文化遗产的独特力量推动世界和平发展的大潮。  雒树刚在开幕式讲话中指出,此次文物返还,是中国流失文物追索返还工作中历时最长的案例,也是近20年来最大规模的中国流失文物回归。796件中国文物艺术品的回归,根源于中意两国人民对人类文化遗产始终不渝的热爱,得益于中意两国久久为功的双边机制建设,既书写了丝绸之路文明交流互鉴浓墨重彩的华章,更树立了两国文化遗产保护合作的里程碑。中国和意大利同为世界文明古国和文化遗产强国,这批文物艺术品见证了中意两国人民间深厚的历史友谊,也预示着中意两国文明交流互鉴、合作共赢的美好明天。我们愿与各国携手同行,共同守护传承全人类的宝贵文化遗产,不懈致力于促进国与国的文明对话、民与民的息息相通,为实现世界和平发展的美好明天作出新的贡献。

  中意两国将以此次文物返还为起点,借助“一带一路”的宽广平台,加强对话协商、政策协调、执法协助,在文化遗产保护的各领域开展全方位、多维度的合作,以文化遗产的独特力量推动世界和平发展的大潮,以古老文明的深厚智慧协力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美好愿景。

  姚文坛认为,这本书里,有一个很重要的词,自救。他以文字为路径,与众多个体灵魂互动、互知和共鸣,带领读者一起回归到自己的内心,认识自我,救赎自己。

  之前,很多人将熊培云放到“公共知识分子”这个角度去看待他,强调他的批判性,哪怕是温和的。“公共知识分子”关注更多的是社会性,从这本书里,可以看到他的变化。关注角度从社会回到个体,再辐射至社会。

  严彬亦认为,唯有做好个体的建设,整个社会的品质建设才有完成的可能。熊培云不仅仅是一个思想者,更是一个启蒙者。“人该怎么生活?”苏格拉底站在时空的另一端问。熊培云的书,对此作出深度回应。写诗而忧伤的严彬,视熊培云为同道,他们的友情,在长谈文学和诗歌的过程中建立并深厚。审美的能力,“如何面对生活中的困境与死亡?” 而《慈悲与玫瑰》所带能教会人的便是一种自处的可能性。

  志艳读过熊培云的大部分书,很赞赏其独立思考能力。在现场,她分享了《慈悲与玫瑰》中的一篇文章“疯狂的蚂蚁”。在合群之时,永不要丧失独自求索的能力和意识。

标签: 善良的妻子
admin
【善良的妻子】新京报:人均GDP首破1万美元 为经济发展立新目标 - 全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